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柏悦酒店 » 酒店新闻 » 科技与传统的完美结合 细数那些有故事的豪华酒店

科技与传统的完美结合 细数那些有故事的豪华酒店

 
 

如今喜欢高科技的游客总是需要从生活的各个角落中获取源源不断的资讯。的确,雅高达近日公布的一个研究也表明,酒店行业正在通过高科技设备和尖端科技来提升客户体验。不过,我们仍然向往那些伴随着历史的酒店,加上静逸的花园、华丽的摆设、古典的装饰,足以让旅游穿越时空,回到酒店所代表的年代。

这些酒店一般都扮演着见证历史的角色,如在历史的关键时期接待过国王、军官、政要、宗教人物等。有时候,这些酒店本身甚至就是历史的主体,影响、改变着我们的世界观。

以下列出的历史文化系列酒店是Agoda.com(雅高达)在亚洲及澳大利亚地区最受欢迎的六家,他们既保存了酒店建成年代的色彩、魅力和独特的历史,又为新世纪的游客作出了硬件提升,能够适合不同游客的需求。

首尔威斯汀酒店(The Westin Chosun),首尔,韩国,5星

酒店的前身朝鲜酒店(Chosun Hotel)于1914年在现址建成,其所有装饰都采用西方风格–英国18世纪风格的客厅、进口爱尔兰麻布、德国银器具和纽约水晶吊灯等。作为早期多年来韩国唯一的西方风格酒店,许多显赫之人也曾经入住该酒店,如1915年的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还有1925年的日本皇太子裕仁(后来的昭和天皇)。经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的洗礼后,总统朴正熙(Park Jung-hee)决定把该酒店列为韩国新兴经济的标杆,并在1969年重新命名酒店,让其走出国际。在1981年酒店进行了一次大改造,这很好地巩固了其历史意义,坚持对房间设施的投入也保证了其良好的名声。

值得注意的是,皇穹宇祭天坛(Hwanggung-U)位于该酒店繁华广阔的现址。这个宏伟的建筑于1899年与圜丘坛(Wongu-dan)一同兴建,是当时大韩帝国皇帝光武帝(Gwangmu)举行祭拜的地方。圜丘坛在1913年日韩合并期间遭受破坏,然而皇穹宇祭天坛得以保存了下来。除了这些近在门外的历史痕迹,该酒店还提供设备齐全的体育会所、泳池、桑拿和宽敞的房间,而且位于首尔最旺的火车站沿线,交通非常便利。

纳德萨皇宫酒店 (Nadesar Palace Hotel),瓦拉纳西,印度,5星

瓦拉纳西(Varanasi)是在一个古老国度的一个古老城市,而纳德萨皇宫酒店也保留了这个城市闻名的神秘、宏伟和文化气息。实际上,瓦拉纳西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古老的人居城市,这里被称作印度的性灵中心,人类从3000多年前开始扎根于此,号称20000多间寺庙屹立在此。

确切地说,纳德萨皇宫酒店把许多不相干的主题都表达出来了。酒店早期的历史大部分都来源于道听途说,但估计原建筑从19世纪30年代就在该址了。到了1889年,由著名学者、翻译家和城市规划家詹姆斯·普林塞普(James Prinsep)负责的整修完成后,该建筑成为了当时瓦拉纳西市统治者帕布·纳里安·辛格王公(Maharaja Prabhu Narain Singh)的家。后来改为酒店以后,最先值得关注的客人就是当时的威尔士王子和公主,也就是后来的乔治五世(King George V)和英格兰玛丽女皇(Queen Mary of England)。从那时候起,该酒店就一直接待着各种名人、政要和皇室成员,包括沙特阿拉伯建国者伊本·沙特国王(King Ibn Saud)。

现在,帕布·纳里安·辛格王公的个人收藏品挂满了酒店的墙壁,10个套房的家具和传统装饰都完全贴合早期时代的风格。而且,酒店的庭院本身就极具吸引力,广阔的芒果园、万寿菊地和茉莉花园都是早餐、下午茶甚至池边烧烤的理想地。

新格兰酒店(Hotel New Grand),横滨,日本,4.5星

横滨的新格兰酒店并不是推介系列中最古老的一家,但该酒店及其所处位置则在日本几百年的发展史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1853年,马休·佩里(Matthew Perry)准将的战船就在此登陆,结束了日本200多年的闭关锁国,也开启了其全球化的经济体模式,更不用说其带来的文化冲击了。当时的日本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崭新的现状,并迅速成为了一个主要的世界经济成员。就在这段发展时期,新格兰酒店于1927年正式对外开放。

该酒店是少数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爆炸冲击仍奇迹般屹立不倒的其中一栋建筑,因此当时美国传奇将军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也把该地当作根据地–无独有偶,他小时候曾在那里居住,婚后也选择在那里度蜜月。随后年间,该酒店也登记了不少显赫的名字,如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道格拉斯·范朋克(Douglas Fairbanks)、玛丽·毕克馥(Mary Pickford)和贝比·鲁斯(Babe Ruth)等。

进入20世纪,该酒店继续以横滨最佳酒店之一的角色,提供着像招牌套房(MacArthur Suite)这种一直保持麦克阿瑟将军居住时原貌的房间,每一间都充满了历史意义。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由于扩建的需要,酒店的新塔楼在1991年建成,使得套房的总数从原来的49个增加到了251个。现在,这种新旧结合让酒店可以提供或传统或现代化的房间,当然还少不了横滨得天独厚的优势–秀丽的自然风景、日本主要的海港城市和最重要的商业活动中心。

 

满者伯夷酒店(Hotel Majapahit),印度尼西亚,5星

20世纪之交,印尼已经在几百年间影响着该地区甚至全球的纷争。到20世纪初期,经过了许许多多的矛盾冲突,荷兰人逐渐掌握了稳定的局势,不断增长的经济贸易使得企业家们得以大展宏图。从1910年,卢卡斯·马丁·萨奇斯(Lucas Martin Sarkies)7岁的儿子为名为奥兰吉的酒店(Oranje Hotel)奠基。随后的30年,尽管该地区快速发展,酒店数次的扩建和翻新仍然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包括欧洲皇室成员和前来参加庆祝活动的好莱坞影星。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占领该地区期间,该酒店被更名为大和酒店(Hotel Yamato),更被用作临时收容所。在随后政治与社会动荡的几十年,该酒店也被数次更名为默迪卡酒店(Hotel Merdeka)、卢卡斯·马丁·萨奇斯酒店(L.M.S Hotel)以及最后到1969年以古代印尼统治最长久的王国命名–满者伯夷酒店(Hotel Majapahit)。

尽管历经满载风雨,该酒店仍然顽强经营着,并坚持在华丽的花园和迷人的文化氛围中提供舒适的住宿。在1996年,酒店更获得了建筑遗产奖项,并被列作印尼历史遗址。如今,客人可以在此享受到豪华的spa、一流的餐厅还有143个华丽的客房,包括行政套房、花园露台房及招牌套房(Majapahit Suite)等。

良木园大酒店(Goodwood Park Hotel),新加坡,5星

新加坡有许多堂皇而富有历史的建筑,良木园大酒店是其中最有趣的一处。该酒店原名泰托尼会所(Teutonia Club),建于1899年,原来是提供给当时在新加坡的德国社区团体的专属会所,其名字来自与古罗马战斗的一个日耳曼部落。在1918年由三兄弟购入并更名为良木会堂(Goodwood Hall)后,该建筑给当地社区作为娱乐设施使用,其中最有名的来访者就是安娜·巴甫洛娃(Anna Pavlova)–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优秀的芭蕾舞蹈员之一,也是当时的世界巨星。1929年正式成为酒店后,这里接待了一些如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的显要客人。而在1941年日本占领该岛的时候,该酒店也被用作日本高级将领的住处。1945年战争结束后的一段独特时期,这里还被用作战争法庭。随后的几十年,该酒店仍然是新加坡传统住宿风格的先驱,包揽了很多历史的“第一”,比如国内第一家拥有空调酒窖和建有泳池的酒店,这对于当时来说可是无比奢华的。到了1989年,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将其列为国家历史文物。

目前,良木园大酒店可以提供233间客房,2005年的升级改造也让酒店大堂能够提供所有现代化便利设施。酒店内的餐厅提供了从亚洲传统美食到英式甜点下午茶等几乎所有佳肴菜式,当日少不了新加坡多元文化带来的节日美食了。

 

华勒比庄园水疗酒店(Mansion Hotel & Spa at Werribee Park),澳大利亚,5星

华勒比庄园水疗酒店位于距离墨尔本35公里的市外,其标志性的外观让人回想起墨尔本最繁华富裕的时期,也不会忘记现在这个因为维多利亚时期淘金热影响而致的澳洲最大城市。来自苏格兰的农场兄弟托马斯·辰赛德和安德鲁·辰赛德(Thomas and Andrew Chirnside)就是在1874年建立了华勒比庄园公寓(Werribee Park Mansion),以此作为他们发展事业的基地。事业渐上轨道,安德鲁的去世却让两个儿子为了管理权而产生纷争,也导致了房产变卖。渐渐地,天主教会在1922年购买了该公寓,而现在公寓酒店所在的一侧原来则是作为科珀斯克里斯蒂学院(Corpus Christi College)的新址而兴建的,直到最后在1973年出售给了维多利亚州政府。

现在,酒店主体大楼成为了一个博物馆,但是华勒比庄园水疗酒店仍然是那里最好的居住地之一。许多当时学校的特征都得以保存,包括图书馆和彩色的玻璃窗。一流的spa和泳池提升了整个环境的格调,但是最吸引人的还是25亩广阔的庭院,在这里举办过的婚礼、毕业典礼和电视电影拍摄活动数之不尽。庭院中分为维多利亚州立玫瑰花园、传统果园、野生动物园、马术中心和幻影酒厂(Shadowfax Winery)。华勒比庄园水疗酒店也获得了建筑遗产的大奖。